[講古] 保齡球之亡命三人組

[講古] 保齡球之亡命三人組

最近又開始迷上了打保齡球。

以前最瘋保齡球的日子就是在高中的時候,
那時候不只是我迷,全台灣都在迷保齡球。

不但保齡球館到處都是,良莠不齊,
(那種兩個球道就出現一根柱子的球館也敢出來開)
就連價格也是硬的可以。

一局一百二十塊保齡球你打過嘛?

非常抱歉,我還真的打過,而且打過不少次,
尤其是在現在台北車站原大亞百貨樓上的「車頭保齡球館」,
更是同學之間星期六中午放學之後的最佳去處。

一個零用錢一個月沒幾塊的高中生,
打起一局一百二十塊的保齡球可是面不改色,還可以一口氣打個兩三局,
但不要以為有錢就一定打的到,就算是一局一百二十塊,
還是得等個二三十分鐘才有得打。

並不是球道不夠多,而是來打保齡球的人真的太多了,
那個時候保齡球可以說是全民運動。

其實那時候打保齡球主要是以同學間歡樂為主,
想想看,一個球道六個人打,沒有交換道,
一個人又要打個兩三局,格與格之前大概沒個五分十分鐘是輪不到的,
就算你前一球打個全倒,等到下一次要打的時候,感覺早就全忘了,

所以看別的同學打球的時候,除了在旁邊叫囂,
順便「靠勢」一下同學五四三之類的,就是跟旁邊沒有打球的同學鬼扯聊天,
那可是專屬於高中生活的特別趣味。

除了星期六下午打歡樂的之外,
在放寒暑假的時候還會當成練身體健康的來打。

那時候常找現在一位已經移民加拿大的高中同學,有事沒事就去保齡球館晃晃,
他打轉不了彎的曲球,我打歪七扭八的直球,
同學當然打的比我好許多,
我每次則以破一百分當成最大的願望。

這個願望很容易實現,不過也好不到那邊去,
有個一百一十幾,就覺得自己打的很不錯了,
一百二或是一百三更是覺得自己當天狀況勇猛無比。

雖然老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靠打保齡球變成國手,
不過當真要玩起命來可是沒有在怕的!XD

以前高中的段考都會分成兩天,
第一天考完的下午不上課,形同放溫書假,
大家當然是利用這難得的下午抱一下佛腳,
能多看一分就是一分,總比學期末還要暑修來的划算。

不過我們那次真的是手癢了,第一天段考考完,
書!?丟到一旁,
找了另一位住鶯歌的同學,
三個人浩浩蕩蕩組成了「亡命三人組」,
從學校殺到鶯歌的保齡球館大戰三百回合!

那天我打的怎樣,我到現在一點印象都不復留存,
我只記得住鶯歌的同學實在是個辣手,
居然在我們兩個面前飆出了兩百分!

這可是真人不露像,
想不到考段考被題目狂電,連打個保齡球也可以被同學狂電。

倖倖然的坐公車一路晃回台北,
第二天的段考自然是奇慘無比!

不過高中考的爛的段考比比皆是,
所以那次到底考的有多爛,我居然一點印象也沒了!
大概是自我防禦機制又出動了吧?XD

升上了高三,
聯考的壓力來臨,再加上同學移民去加拿大,
保齡球離我也越來越遠。

整個高三,幾乎都沒碰過什麼保齡球。

不過我始終忘不了高一高二那段瘋狂打保齡球的日子,
現在看起來好像是把自己的青春歲月虛耗在一些無聊的事物上,
但每次想到以前跟同學們去打保齡球的時光,
回想到當時的每個細節,每個人的笑容,講垃圾話的雞雞歪歪,
打好的盡情臭屁,打的爛的裝作沒事(但馬上就會被羞辱),
還有許多許多………

那是一份很單純的快樂。

也許最近又常跑去打保齡球,
有一部份是想去回味這種不帶有任何心機,
屬於簡單生活的快樂吧!

後記:

高中畢業的時候,大家也是會交換畢業紀念冊亂寫一通,
住鶯歌的同學,在我的畢業紀念冊上,寫上了大大的七個字:

「勿忘亡命三人組」

很白爛是吧?是真的蠻白爛的!XD

不過那是屬於我們三個人之間,對高中段考的大膽「叛變」,
我想,我會很難忘記這段日子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